从W·E·B·杜波依斯到黑豹党:美国黑人在红色中国

本文原文于2019年2月27日发表于RADI网站radiichina.com,经授权由英文译作中文,仅限于unCoVer线上平台发表。

本期推文简要梳理了上世纪非裔美国人(以下正文均按照原文“Black Americans”的措辞译为“美国黑人”)与中国交往史中的若干重要人物和事件。尽管这段历史不为大众所熟知,却意义重大。从过去到现在,同为所谓“有色人种”的非裔美国人与中国华人,有着怎样的联系和互动?美国黑人解放运动与中国人民反帝国主义的抗争怎样产生共振、又怎样彼此汲取能量?新中国的领导人与美国黑人领袖有过何种接触、又如何影响了美国反种族歧视的斗争?本文对上述问题给出了部分解答。

而当下,在“黑命攸关”(#BlackLivesMatter)运动的背景下,这篇发表于一年多前的文章所追溯的那段历史,显示出历久弥新的意义。它也许能够启发读者去思考,如何在如今这波反对种族主义的浪潮中,实现少数族裔之间的的彼此声援和团结。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the website radiichina.com and is republished here with RADII’s permission. To read the original article, “From W.E.B. Du Bois to the Panthers: A History of Black Americans in China,” click here.

Black American intellectuals and activists have been building relationships with China since the 1930s. That the general public is relatively unfamiliar with this part of history does not diminish its everlasting significance. From the past to the present, how have African Americans and Chinese people connected and interacted with each other as fellow “people of color”? How did the Civil Rights Movement and Black Power Movement in the U.S. resonate with and draw inspiration from China’s anti-imperialist struggles? How did leaders of the newly founded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fluence Black American leaders and the anti-racist movements in the U.S.? In this article, author Alexandria S. Williams provides partial answers to the above questions.

Originally published more than a year ago, this article traces back to a history that is  particularly relevant today given the current wave of anti-racist movements. Hopefully, it could inspire readers to reflect on ways to achieve transnational solidarity in the pursuit of racial and social justice. 


从W·E·B·杜波依斯到黑豹党:美国黑人在中国

作者: Alexandria S. Williams
翻译: Huiyin Zhou
校对:Joyce

美国黑人与中国的关系源远流长。ta们被认为是中国的朋友,并塑造了中国对美国的最初印象。这篇文章旨在回顾那段早期历史。

从《汤姆叔叔的小屋》到《义勇军进行曲》

《汤姆叔叔的小屋》的早期翻译版本向现代中国介绍了美国黑人的抗争。这些翻译本并不是基于原文本中的语句,而是作家林纾【清朝至民国时期古文家、翻译家,曾翻译多本外文著作——编者注】基于他听到的口述,以自己的理解写就而成。因此,包括基莎·布朗(Keisha Brown)在内的一些学者认为,《汤姆叔叔的小屋》的中文译本中对黑人苦难的描述,近似于对中国在西方殖民者手中所受苦难的描述。这种描述将美国黑人归为饱受压迫、亟待解放的有色人种之类。林纾或许是有意为之:在现代中国创建之初,美国黑人群体提供了各种形式的支持。

事实上,正是黑人唱作人保罗·罗伯森将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也被熟知为《起来》)介绍到美国。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罗伯森就表达了对中国反抗帝国主义斗争的支持。流亡国外的中国知识分子刘良模听闻罗伯森对中国人民反帝运动的同情后,主动与他联系,希望他唱一首关于中国革命运动的歌。罗伯森请刘良模为他唱了几首歌曲,特别被其中那首《起来》所吸引。

几周之后,罗伯森在西哈莱姆的路易索圆形露天体育场演唱了《起来》。在1941年,罗伯森将他对《起来》的演绎录制成留声机唱片,承诺将这张唱片的收益捐赠给中国反帝国主义运动。整个40年代,他都持续在纽约和华盛顿特区为场馆观众表演这首歌曲。

虽然罗伯森生前没能到访中国,他的妻子艾历桑达·古德·罗伯森曾在国共内战开始前仅两个月访华。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后,《起来》最终于1949年被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并在2004年被正式加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81年罗伯森去世时,《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致敬罗伯森的悼文,称他为 “(中国)人民真正的朋友。”


杜波依斯等黑人知识分子访华

1949年中国共产党执政后,美国黑人持续帮助中国。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与美国黑人领袖建立联系成为了中共国际主义战略【尾注1】的一部分。虽然美国黑人没有自己的民族国家(nation-state)【尾注2】,但直接联络目标相通的美国黑人国际主义者,仍被中共视为明智之举。

作家、知识分子W.E.B. 杜波依斯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联络人选。他之前已经公开表明自己是国际主义者,反对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政府,并早在1936年蒋介石执政时期就到访中国。回国后,他对于欧洲和日本军队对待中国民众的方式表达了不满,称其“让他联想到密西西比”【位于美国南部的密西西比州见证了黑人奴隶贩运等种族不公的黑暗历史,曾是种族主义者的坚固堡垒——编者注】

1959年,在毛泽东执政时期,杜波依斯再次受邀回访中国,并与毛泽东、周恩来、丁西林和陈毅会面。1963年杜波依斯去世时,毛泽东将其作为中国友人致以敬意。

杜波依斯对中国的访问激励了其他黑人知识分子访华,其中就有罗伯特·F·威廉姆斯(Robert F. Williams)。威廉姆斯是全美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尾注3】 的前领导人,武装反抗的拥护者,并著有《带枪的黑人》(Negros with Guns)。他在1961年被错误指控为绑架犯后,和家人一起逃离美国,前往古巴。1965年,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邀请下,威廉姆斯在中国得到庇护。在华期间,他公开谴责了美国对其黑人公民的不公正对待,并向中共介绍了“黑人权力”(Black Power)【尾注4】的思想。威廉姆斯在1966年说道:“通过‘黑人权力’这一工具,我们希望能做自豪的黑人,而不需为我们非盎格鲁-撒克逊的特质而感到抱歉。在种族歧视横行的美国,主流社会充满反动、帝国主义、种族主义和腐朽堕落,我们希望将自身与它割离。”

罗伯特·F·威廉姆斯也与其他同样流亡中国的美国黑人相遇了,如全美黑人劳工理事会(NNLC)纽约分会的前执行副主席【尾注5】——维姬·盖文(Vicki Garvin)。此前,在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UAC)【尾注6】的压力下,盖文负责的分会分崩离析。1960年,面对麦卡锡时期政策【McCarthy Era policies,极度反共产主义、警惕共产主义“间谍”——编者注】带来的与日俱增的压力,盖文从美国逃离至尼日利亚,并在之后的几年环游非洲,研学第三世界革命。她的工作让她认识了中国驻加纳大使黄华,并将他介绍给了马尔科姆·X 【Malcolm X,黑人民权运动家,支持黑人民族主义、泛非洲主义——编者注】。

1964年,黄华大使向盖文发出访华邀请,W.E.B.杜波依斯鼓励她抓住这次机会。维姬·盖文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在上海教英语,并建立了上海外国语大学第一门美国黑人历史课程。

上世纪六十年代,维姬·盖文在中国(图片来源:Aaron J. Leonard – Heavy Radicals
http://heavyradicals.com/)

黑豹党与《毛主席语录》

数年之后,自卫黑豹党(即黑豹党)也收到了访华邀请。黑豹党创始成员们秉持的思想体系与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脉相承,具体表现为主张基层解放行动和黑人社群的武装自卫。黑豹党成立之初,创始成员休伊·牛顿(Huey Newton)和波比·希尔(Bobby Seale)为了赚钱给黑豹们买军备,曾在大街上贩卖被熟知为“小红书”的《毛主席语录》。像中共一样,ta们也以“为人民服务”为目标,并在中共“人民公社”启发下建立起“免费在校午餐”项目。这些努力随后推动的免费午餐项目,至今仍存在于美国公立学校。

1971年,黑豹党领袖伊莱·布朗和休伊·牛顿受邀作为代表团成员访华。旅途中,“黑豹”们与周恩来等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成员会晤,请愿中共“为了世界受压迫人民的自由,和(当时的总统)尼克松谈判。”这个请愿被周恩来正式接受。休伊·牛顿后来坦陈道,他在北京时其实得到了政治庇护的机会。但他拒绝了,说:“我的抗争在美国。”

Janine Wiedel – ”黑人权力“黑豹党,1969年
图片来源:https://www.caferoyalbooks.com/shop/black-power-black-panthers-1969-janine-wiedel

记住黑人国际主义者

虽然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美国黑人就开始与中国建立联系,但在中美外交关系正常化(始于1972年尼克松访京)之后的几十年,对于这段历史的记忆却逐渐消逝。如今,如果你在中国问人们认识哪些黑人人物,许多人会提到斯蒂芬·马布里【NBA球星——译者注】或巴拉克·奥巴马,而不是W.E.B. 杜波依斯或休伊·牛顿。

中国国际地位日益提高的今天,重温和记住历史对于我们来说尤其重要。让我们在这个黑人历史月【黑人历史月在美国是每年二月,也有其它国家如英国、爱尔兰指定其它月份为黑人历史月,以纪念非裔历史及其克服的种种挑战——编者注】回顾美国黑人历史和抗争努力的同时,也记住那些黑人国际主义者——ta们帮助建立了与中国的早期联系,以及中国对美国的早期看法。


本文最初发表于radiichina.com

原封面图

黑豹党代表团访问中国长城,1971年(图片来源:哈佛大学中国研究中心)
https://medium.com/fairbank-center/teaching-china-through-black-history-30e3cdc32f03 
原图片下方注释:站立在长城前一行人中,最右上方的是医生托尔伯特·斯莫。1971年,他作为黑豹党代表团的一员访华。图片来源:黑豹报
https://libcom.org/history/black-panther-newspaper-black-panther-party


尾注 | Endnotes

尾注1:国际主义(Internationalism):国际主义外交政策的核心是全球命运共同体,主要体现为积极参与国际事务、推进国际交流与合作。与之相对的则是孤立主义(Isolationism),主张专注本国内政、减少对国际事务的参与及对他国的干涉。https://www.dailysabah.com/op-ed/2020/01/30/isolationism-versus-internationalism-which-course-to-take-in-foreign-policy#:~:text=Internationalism%20holds%20that%20states%20define,with%20others%20in%20the%20system.

尾注2:民族国家(Nation-state):民族国家(政权)通常指政治疆域与文化边界重合的区域,文化组成相对单一,大多数人群保有同一认同。理想中的“民族国家”只有一种民族身份和一种文化传统体系,但在全球化的现当代,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拥有多元族群。https://www.britannica.com/topic/nation-state

尾注3:全美有色人种协进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NAACP是一个由W.E.B.杜波依斯等人成立于1909年的跨种族组织,致力于反对种族主义、废除种族隔离,消除住房、教育、就业、选举投票与交通等方面的歧视,保证非裔美国人等少数族裔的合法权益。https://www.britannica.com/topic/National-Association-for-the-Advancement-of-Colored-People

尾注4:黑人权力(Black Power):六十年代民权运动时期,以Stokely Carmichael等人为代表的 “黑人权力”派不满足于争取局限在美国社会的“公民权利”。ta们的诉求涵盖更广泛的政治、经济、文化自由平等与民族自主(black national self-determination)。https://www.britannica.com/event/American-civil-rights-movement/From-black-power-to-the-assassination-of-Martin-Luther-King#ref1075983

尾注5:全美黑人劳工理事会(NNLC, National Negro Labor Council):成立于1951年,专注为美国黑人劳工务工、保障劳工权益。虽然该组织在五十年代的保守政治环境与政策下很快被迫解散,但其在劳动权益领域奠定了公民运动的基础。https://www.encyclopedia.com/history/encyclopedias-almanacs-transcripts-and-maps/national-negro-labor-council

尾注6: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UAC, 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美国众议院于1938年建立HUAC,在1940s-1950开展了一系列的“反共产主义间谍”调查。尼克松为其一大支持者。HUAC的反共产主义活动与下文提到的“麦卡锡时期政策”相辅相成。https://www.britannica.com/topic/House-Un-American-Activities-Committee; https://www.britannica.com/topic/McCarthyism


书籍推荐 | Recommended Reading

《东方黑:美国黑人激进主义想象里的冷战中国》— 罗伯逊·弗雷泽

图片来源:
https://www.dukeupress.edu/the-east-is-black (左)
https://pressroom.usc.edu/robeson-taj-frazier/ (右)


Editing: Joyce, Huiyin Zhou
Typesetting: Jiara
If you want to become part of us, please click here for recruitment specific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Create your website at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