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黑命攸关”,华语嘻哈音乐人有话说

本文原文于2020年6月2日发表于RADII网站radiichina.com,经授权由英文译作中文,仅限于unCoVer网络平台发表。编辑按语由unCoVer原创。

当谈论“嘻哈“(Hip Hop)时,我们或许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些内容颇受争议的“黑帮”说唱(Gangsta Rap)——而它仅仅是嘻哈的一小部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纽约,通常被主流社会在各个层面上边缘化的美国非裔、拉丁裔、加勒比裔青年发起了嘻哈艺术文化运动,用说唱、街舞、涂鸦等方式表达自我。Ta们的作品通常结合非洲、拉丁美洲的历史、传统文化和艺术形式,真实呈现移民和少数族裔的生活现状。因此,嘻哈艺术与少数族裔的文化身份和社会运动意识都密不可分:嘻哈歌手Ronald “Bee-Stinger” Savage在1990年提出的“嘻哈运动六要素”即是意识觉醒、民权意识、社会运动意识、社会正义、政治意识和社区意识。

曾经作为亚文化的嘻哈早已强势进入主流艺术圈,但文化挪用、以资本为核心的消费文化等问题也随之浮现。在今年“黑命攸关”运动的新一波反种族歧视浪潮之下,反思音乐产业现状、回顾黑人嘻哈文化与少数族裔权利斗争的关系,显得尤为重要。那么,拥有“有色人种”和“黑人文化受益者”双重身份的华语嘻哈音乐人,又如何回应“黑命攸关”运动呢?我们能如何利用音乐平台倡导社会变革,以回归嘻哈文化中不可或缺的权利意识与社区关怀?在本期文章中,让我们一起看看几位华语嘻哈艺人对于种族歧视和“黑命攸关”说了什么。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the website radiichina.com and is republished here with RADII’s permission. To read the original article, “Chinese Hip Hop Musicians React to Black Lives Matter Protests in the US,” click here.  The Editor’s Note was added by unCoVer. 

For many of us, the idea of “Hip Hop” often evokes the image of controversial “Gangsta Rap” — but Hip Hop is, in fact, a much broader concept. In the 1970s and 80s, Hip Hop as a cultural and artistic movement were pioneered by African Americans, Latino Americans, and Caribbean Americans, who sought creative ways to express their social realities that were often written out of the dominant discourse. As immigrants and racial minorities, they often merged new art forms like rap, street dancing and graffiti with African and Latin American cultures, histories, and traditional artistic elements. The sociohistorical roots of Hip Hop art render it inseparable from marginalized cultural identities and activism values: “Consciousness Awareness, Civil Rights Awareness, Activism Awareness, Justice, Political Awareness, and Community Awareness in music” — such were Hip Hop’s famous “six elements,” credited to rap artist Ronald “Bee-Stinger” Savage in 1990.

Once an underground subculture, Hip Hop has forged its way into the dominant artistic arena, while issues like cultural appropriation and capital-oriented consumerism have emerged along the way. In the current anti-racist movement, it’s especially crucial to reflect on the disconcerting realities of the music industry and remember the connection between Black Hip Hop culture and the struggles for justice. As “people of color” who benefit from Black culture, how have Chinese Hip Hop artists responded to #BlackLivesMatter? How could we use music platforms to advocate for positive social change, as consistent with Hip Hop’s essential civic values? In this issue, let’s hear from a few Chinese Hip Hop artists about their opinions on racism and #BlackLivesMatter.


支持“黑命攸关”,华语嘻哈音乐人有话说

作者: Bryan Grogan
翻译: Huiyin Zhou
校对:Joyce

乔治·弗洛伊德于明尼阿波利斯的悲惨死亡引发了余震:美国各地的人们抗议执法暴力,呼吁给予全世界的黑人应得的自由与正义。在各个社交媒体平台上,“黑命攸关”运动的支持者们持续分享着故事、影像和观点。

不少人将美国的抗议局面与香港一年多来的抗议活动进行比较。与此同时,另一些人很快指向美国黑人与中国的交往历史——如W.E.B.杜波依斯和黑豹党领袖伊莱·布朗、休伊·牛顿的访华经历。

此类内容通常是为了鼓励亚裔群体声援“黑命攸关”运动及相关组织。那么,明显长期受益于黑人文化的中国嘻哈界,又是如何回应的呢?中国嘻哈资讯账号“RISING! CHINESE HIP HOP” (@rapofchina) 很好地记录了不少音乐人对“黑命攸关”运动的支持。

推文内容:“此专题系列贴用于记录声援“黑命攸关”运动的中国嘻哈艺术家。我们会定期更贴,并希望所有人都能捐款、签请愿书、提高意识。”


“一个小孩子都能判断惨剧正在发生,然而那么多大人还在否认或完全漠视我们现行警察系统中出现的严重问题”

表现较为突出的音乐人中,有一位是美籍亚裔说唱歌手欧阳靖 (MC Jin)。他在Instagram上分享了一则故事:在看到了关于弗洛伊德之死的电视报道后,他七岁的儿子Chance为弗洛伊德画了一幅像。MC Jin在长帖结尾处写道:“我告诉儿子,也许你可以(在画上)加一句你觉得弗洛伊德会想告诉全世界的话。儿子不仅迫不及待地加上这样一句话,还建议说:‘我们应该确保大家都知道他的名字。’没错,儿子,你说的没错。”

图片中文字内容:“我是乔治·弗洛伊德。我希望种族歧视不复存在!” 原帖文字内容:@iammcjin 

我当时正在看新闻上关于弗洛伊德惨剧(又一个惨剧)的最新进展。这时Chance刚好来到客厅。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过保护他,让他不要看到电视上那些视觉冲击太强的画面。但在我开口前,Chance对他七岁的眼睛和耳朵看到听到的东西表达了愤怒和沮丧:“那些警察听不到他说什么吗?他不能呼吸了……” 

想象一下,一个小孩子都能判断骇人听闻的惨剧正在发生,然而那么多大人还在否认或完全漠视我们现行警察系统中出现的严重问题——尤其是影响非裔美国人的部分。虽然这件事让我心情沉重,但我依然难以想象ta们(非裔美国人)看到这种恶性循环时成倍的绝望和痛苦。

在我们完成了Chance每天的在家学习(homeschooling)任务后,我问儿子:“你愿意为纪念那个失去生命的男人画一幅画吗?也许你可以(在画上)加一句你觉得弗洛伊德会想告诉全世界的话。” 儿子不仅迫不及待地加上这样一句话,还建议说:‘我们应该确保大家都知道他的名字。’没错,儿子,你说的没错。”

#乔治·弗洛伊德安息 (#ripgeorgefloyd)


亚裔美国同胞们,尤其是华裔,应该了解我们与黑人群体之间的历史!

旗下拥有Higher Brothers和Rich Brian等艺人的品牌88rising也发帖表达它对“黑命攸关”的支持。帖子提到美国亚太裔传统月(Asian 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Month)的落幕,也呼吁提高对世界各地平权问题的关注。

图片中文字内容:

随着亚太裔传统月的结束,让我们一起为世界各地的平权问题发声。我们必须与黑人群体站在一起。我们希望亚裔同胞们行动起来,共同参与抗争。

在美国,黑人群体经受了太多早应被停止的系统性种族歧视与压迫。对阿莫德·阿博利(Ahmaud Arbery)、布里奥娜·泰勒(Breonna Taylor)和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谋杀仅仅是无数类似事件中最近的例子。

我们起誓将用我们的平台来支持“黑命攸关”运动,用我们的渠道来激发交流、支持全国性和本地的平权组织。

原帖文字caption内容:

为了所有人的正义团结起来 —> 个人主页简介中(可查看捐款等)链接


(88rising旗下艺人)Higher Brothers也发表了同一张图来声援抗议。说唱歌手博涵·菲尼克斯(Bohan Phoenix)在Instagram上指出黑人与华裔群体的联系:

@bohanphoenix 

It was the famous African American singer Paul Robeson who introduced “Qi Lai 起来 (To Rise)” – the Chinese national anthem- to the U.S. in 1941 when he performed it live in Harlem while raising funds for China’s resistance movement. This was 8 years before “Qi Lai” officially became the national anthem of China. I wanted to share this today because over the years I’ve learned that the Chinese and black community have often been there to support each other, and now more than ever we need to stand together. I owe my life to Hip Hop, I owe everything I do to black culture and the beauty of this music, and it fuckin kills me to see the recent events unfolding along the covid crisis… Donate to @mnfreedomfund if you can, every dollar counts. Justice for George Floyd. Justice for all those who have suffered the same fate. Love each other y’all, it’s not too late. ❤️❤️ (Thanks to @radii.china for this article, they do a great job at demystifying China for the audience in the West) | 中国国歌在正式成为国歌的八年前就由知名的美国黑人歌手Paul Robeson在美国哈林区歌唱过, Robeson表演这首歌是为了给抗战时期的中国集资筹款, 这也是这首歌第一次被引进美国。在过去的几年我不断的学习和了解中国人与黑种人在历史上的互相帮助,所以我想在今天分享这个, 现在是最需要我们团结起来的时候了。我的生活是嘻哈所给的, 黑人文化和这种美妙的音乐风格给予了我所有的一切, 最近的事情加上疫情的影响让我伤心欲绝。如果有能力请给 @mnfreedomfund 捐款。George Floyd 需要正义, 像他一样遭遇的人都需要正义。互关互爱永远都不晚。(感谢@radii.china 写的文章,对西方读者掀开了中国的本来样子)


他还发布了一条富有见地的推特来概述华裔与黑人群体之间的历史。他引用了这篇RADII的文章:从W.E.B.杜波依斯到黑豹党:美国黑人在红色中国。

推文文字内容:@BohanPhoenix

美国亚裔同胞们,尤其是华裔,应该了解我们与黑人群体之间的历史!! 我们一直都有(互相)支持,而在现在这种特殊的时期我们尤其需要对方——请让爱在心中长存!!


现居北京的说唱艺人、制作人“血男孩” (Bloodz Boi)在推特上公布了他对“黑命攸关”的捐款:

“血男孩”BloodzBoi是为数不多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他用的是微博)就此发声的嘻哈艺人。他尝试解释“黑命攸关”运动的情况,并表达了对其的支持。另一位嘻哈音乐人AR刘夫阳也做了相似的尝试,在自己的帖子中提到了肯德里克·拉玛尔(Kendrick Lamar)和图派克·夏库尔(Tupac Shakur) 【两位都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黑人嘻哈艺人——译者注】


作为东(南)亚裔,社会允许我们挪用来自黑人文化的语言或手势作为社会资本。

Eastern Margins (东方边缘)是一个常驻伦敦的音乐社群【music collective, 通常指一群音乐人聚集在一起进行创意的碰撞,成员身份相对流动及自由——译者注】。ta们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以下图片:

原帖文字内容:“黑命攸关”

图片1文字内容:即使东方边缘平台主要关注来自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及其海外流散群体的音乐,我们不能忽略绝大多数我们呈现的音乐作品是扎根于黑人文化的。从House到Techno,从嘻哈到说唱,从舞厅音乐到电子音乐——所有的这些音乐的风格都是黑人创立的。这是ta们的文化。作为一个占有这种文化并从中获利的音乐社群,我们必须直面我们社区中的反黑人情绪。

东方边缘的个体成员和我们的整个社区都或多或少地展现出带有反黑人情绪的行为,不管我们是否真正意识到它的存在。

图片2文字内容:作为个体,我们从事的工作、购买的物品和消费的文化都可能助长了制度性种族歧视。甚至,我们说话的方式也可能激发反黑人情绪。作为东(南)亚裔,社会允许我们挪用来自黑人文化的语言或手势作为社会资本。当我们使用这些语言,却对其文化根源一无所知时,我们也在剥夺ta们的话语权。

作为一个社群,我们在关注那些公然反黑人情绪的同时,也要警惕在东(南)亚裔海外移民群体中对黑人的隐性歧视。这就像同一个硬币的正反面:那些在饭桌上心照不宣的偏见,最后还是潜移默化般成了一种社会风气,给明目张胆的歧视提供了可能性。

图片3文字内容:我们需要努力解决这个问题。不争的事实是:没有黑人、黑人文化和ta们对压迫的反抗,我们现在热爱的音乐就不会存在。

我们不能像那个亚裔警察Tou Thao一样冷眼旁观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苏达的惨死,旁观反黑人情绪灼烧着全世界——包括美国、英国和东亚、东南亚。

图片4文字内容:我们的IG高光故事中【Instagram Story Highlight功能,用户可以把最希望关注者看到的内容设为“高光“——译者注】有更多关于现状的资源。每个人都需以自己的节奏来前行,但以下是一些我们自己正在付诸的实际行动:

  • 发声:我们在和朋友、同事及家人讨论这个话题。对话的艰难更说明这场对话的重要性。如果你对开展对话和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的用处有疑问,要认识到这些仅仅是一个开始。
  • 行动:我们在捐款、抗议。如果你的经济条件允许,就捐款。如果身体条件允许并能确保安全,那就参与抗议。
  • 反思:我们在扪心自问:我们聆听的音乐、身着的服饰和使用语言的习惯,是否助长了反黑人情绪?

我们需要反思:作为文化参与者,我们能如何支持那些发源了这些文化的黑人们?


“音乐黑色周二”:暂停工作,为消费黑人文化的行为负责

东方边缘也发帖声援 “音乐黑色周二”倡议:因为“观察到从会议室到林荫大道,种族歧视和不平等现象根深蒂固、无处不在”,音乐行业的领袖们将在这一天停止所有的商业活动。根据CNN报道,这项倡议由音乐执行高管贾米拉·托马斯(Jamila Thomas)和布里安娜·阿耶曼(Brianna Agyemang)在“表演必须暂停”(#TheShowMustBePaused)的主题标签下发起。

原帖文字内容:支持黑人艺术家#表演必须暂停#黑色周二

图片中文字内容: 音乐产业一直从黑人艺术中攫利。“黑色周二”的目的是让音乐界暂停这天的工作,并为ta们[消费黑人文化]的行为负责。

东方边缘也将暂停我们所有的内容来响应此倡议。我们会继续承担责任,反思我们在音乐产业的位置。我们不仅致力于创造一个属于东亚、东南亚社区的空间,也致力于维护黑人艺术家的空间。

在6月5日,Bandcamp(美国音乐公司,直译为“音乐营地”——译者注)会免除服务费,这样,艺术家们能获得所有音乐产品的全额收益。

作为一个音乐平台,从明天到周五,我们将会为黑人艺术家发声。

我们会用“故事”功能发布有关黑人艺术家的帖子,并附上ta们音乐的购买超链接。


朴宰范(Jay Park)和沙·沙·马隆(Cha Cha Malone)的唱片厂牌H1GHER MUSIC在微博上声援了“黑色周二”。厂牌公司的官方账号用了“黑命攸关”标签发帖。

出生于加拿大的香港演员、歌手陈冠希在他的Instagram账号上发布了这张图片

图片文字:亚裔支持“黑命攸关”——少数族裔团结互助

警示:为了消除警察暴力的威胁,所有人都应该为受压迫者发声。请不要再自满于“白人至上”主义,而是选择站在历史正义的一边,对抗社会不公正。

原帖文字: “ ‘黄祸’支持‘黑豹’ ”【意指亚裔声援黑人, 详见尾注1——译者注】


即将参加综艺节目《说唱听我的》的袁娅维在Instagram上贴出一张图片,上面写着“这个世界需要爱”,但并没有具体提到“黑命攸关”抗议。


是声浪,还是浪花?

但有些人指出,许多在中国有影响力的艺人和品牌本可以贡献更多。以下是RADII前任文化编辑乔什·费欧拉(对前文RISING! CHINESE HIP HOP帖子)的评论:

@joshfeola

我们应该看到比现在大得多的声浪。想想@88rising和@HigherBrothers、#Vava等(公司和艺人)从黑人文化中谋得的巨额利润和影响力,ta们应该利用ta们的平台来提高公众意识。这在中国尤其重要,因为(许多)中国媒体对于“黑命攸关“抗议的报道几乎是幸灾乐祸的。


本文最初发表于radiichina.com

原封面图

尾注 | Endnotes

尾注1: “Yellow Peril”(“黄祸”)一说发源于19世纪的极端种族主义浪潮。就像当今种族主义者声称移民抢走了本地人的工作一样,当大批廉价中国劳工进入解放黑奴后亟需劳动力的美国时,种族主义者指控黄种人对白种人造成“生存威胁”,称之为“黄祸”。这种极端种族主义被用来正当化(justify)西方对亚洲的残酷掠夺与殖民统治。19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时期,亚裔美国人为了夺回自身话语权,挪用 “黄祸”一词作口号:“黄祸支持黑人权力” (Yellow Peril supports Black Power)以声援黑豹党(Black Panthers)。在这次的“黑命攸关”运动中,也有不少亚裔重新使用这句口号来表达少数族裔之间团结的决心。

https://www.nbcnews.com/news/asian-america/history-behind-yellow-peril-supports-black-power-why-some-find-n1228776

https://cn.nytimes.com/culture/20180815/wod-yellow-peril/zh-hant/


Editing: Joyce, Huiyin Zhou
Typesetting: Jiara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Create your website at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